霧の旗

kiri01.jpg  
  松本清張的《霧之旗》,基本上已經被翻拍了N次了,不過這次的角色有做了些調整,原本是女主角桐子的哥哥遭受冤罪,這次改成智能稍微有障礙的弟弟入獄。故事就從桐子的弟弟正夫被冤枉入獄後,為了弟弟的清白而找尋知名律師大塚來辯護,而引發一連串的事件。

kiri02.jpg
  看完後的第一個感想是,大塚律師有點倒楣。他因為桐子無法支付律師費用為由拒絕辯護,其實是為了趕時間見情婦,律師的行為的確需要被檢討,不過律師也是有權選擇是否接案。雖然他見死不救,但這件事真正的兇手並不是他,被桐子懷恨在心也算是他人紅是非多。其實他在徑子那件事之前也開始對桐子弟弟的案情有關心,說明他心中還是有著追求正義的一顆心,只是他太晚行動了,如果當時能接受桐子的委託,事情也就不會那麼遺憾了。最後他不僅失去了婚姻,也失去了工作,搞得身敗名裂。

kiri03.jpg
  主角桐子因為弟弟的死而對大塚產生恨意,認為弟弟的死是大塚所導致的,又因緣際會某些緣故得以對大塚進行報復行為。大塚對桐子說她應該去恨真兇,而不是他,但此時的桐子已經被仇恨給籠罩,早已不管真相是什麼,她只知道當時大塚見死不救。以家屬的心理來看是可以理解的,無非只是想找個人來怨恨,不然自己無法釋懷。就這樣她一步一步設下對大塚的報復計畫,讓大塚知道「你讓我感受到什麼,我就讓你感受到什麼」,要讓大塚體會自己當時的心情,也漸漸的成為一個惡女。

kiri04.jpg
  其實真正害死正夫的,是日本的司法。這些警察、檢察官和法官僅憑間接證據就斷定一個人的罪行,不管是正夫或徑子,都遭受到不白之冤。要將人定罪應該要講求直接證據,像《Hero》裡的久利生一直秉持著不隨便定罪於人的理念,以免有冤罪發生,所以他不管嫌疑人有多大嫌疑,或是辦案過程再怎麼辛苦,還是會找到證據為止。而劇中的這些司法體系人員過於草率,看起來就像是想早早結案打卡下班,實在是令人搖頭。

kiri05.jpg
  而小梅的爸爸...啊...不...是阿部記者,他則是串起桐子和大塚兩人的橋樑。本以為記者會揭發冤案,擔任正義的角色。不過他卻只在意如何讓大塚從山頂到谷裡,為了取得獨家事件而已,在這件案件中並沒有扮演太大的作用。

kiri06.jpg  
  《霧之旗》這劇名則讓我覺得身陷大霧中不知如何是好的桐子對著大塚舉起求救的旗子,但大塚卻沒有看見,最後桐子便向大塚舉了復仇的旗子,兩人兩敗俱傷。

kiri07.jpg
  真希當酒店女的服裝還不錯看,這也是她最近可以看到她留長髮的戲,之後在《純白》裡就要變中長髮了。

資料來源:霧の旗 官方網站

    全站熱搜

    Antho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